当上总理后要对情报部门进行必威:,  当地

2019-09-22 作者:必威-司法考试   |   浏览(186)

关于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的内幕消息7月31日登上澳报纸头条,称“吉拉德派前保镖代替她参加重要会议”。澳大利亚工党政府由此形象受损,民意支持率下滑。
  《周末澳大利亚报》援引不愿公开姓名知情人的话报道,吉拉德担任副总理时缺席数场重要国家安全会议,派当过她保镖的低级雇员安德鲁·斯塔克代表她参加这些内阁级别讨论会。还有传言称陆克文任总理期间,有时派一名助理代表他出席这些会议。
  批评者要求,公开吉拉德和陆克文参加内阁会议的出勤记录。
  吉拉德7月31日证实,她曾派斯塔克代表她参加会议,强调斯塔克是警方富有经验的官员。她说:“任何暗示我作为副总理未尽职承担国家安全事务责任的说法均完全不属实,是对我的冒犯。”
  新闻机构几天前还披露,吉拉德担任副总理时,在内阁讨论会上反对推进国家养老金等计划。《悉尼先驱晨报》7月31日评论:“内阁讨论情况外泄不利于吉拉德。工党竞选阵营遭遇最黑暗两天。”
  陆克文否认他或者他的支持者泄露内阁内情。他说,他“永远不会评论”内阁讨论情况。
  然而,这些内幕的曝光,已令工党政府形象受损。《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7月31日公布的尼尔森调查结果显示,工党民意支持率降至48%,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反对派阵营民意支持率升至52%。
  另外,调查对象中,49%的人选择吉拉德任总理,41%选择反对派阵营领导人托尼·阿博特任总理。吉拉德支持率下滑6个百分点,阿博特支持率上升7个百分点。
  吉拉德6月取代陆克文担任工党领袖和总理前,工党民意支持率一路下滑。吉拉德上台后,工党民意支持率大幅回升,反超反对派阵营。她“趁热打铁”,7月17日宣布定于8月21日举行联邦议会选举。

在澳大利亚执掌党工党于6月26日举行的党首选举中,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55岁)时隔3年再次夺回党首宝座。工党在众议院未能单独获得过半数席位,就此陆克文再次担任澳大利亚总理。执政党希望将深受国民支持的陆克文作为“选举的招牌”,以在预定9月举行的大选中尽可能占据有利地位,但党内混乱可能产生负面作用。受弱势执政基础困扰 此次的党首更迭好像效仿了2010年6月。3年前支持率低迷的陆克文被吉拉德赶下台,而此次则出现了攻守逆转。 getty-kyodo   “如果不更换党首,将尝到毁灭性失败”,在最近数周里,陆克文虽然屡次提到党首选举,但并未表明态度,而到26日则如此阐述了参加竞选的理由。  澳大利亚的大选将在3个月后举行,而执政党此时被迫进行党首更迭的原因在于支持率的急剧下滑。  吉拉德政权自上台执政以来,就受基础薄弱的困扰。在国民之间,“原本就没有给予吉拉德信任”的情绪根深蒂固。在吉拉德作为总理参加的上次选举中,工党和保守党联盟均未能获得过半数席位,而吉拉德取得了无党派议员的支持,以微弱优势保住了政权。  除了执政基础薄弱之外,火上浇油的是世界经济恶化和陷于被动的政策运作。  由于中国经济减速,澳大利亚矿物资源出口出现放缓,受此影响,预计2013年的经济增长率将降至3%以下。尽管经济持续面临困境,吉拉德政权却并未推出刺激经济的有效对策,而是在扩大教育和社会福利支出。国民的不满出现高涨。此外,吉拉德政权还打破了不引入旨在促进温室气体减排的碳税的承诺,同时2012年度未能实现财政盈余,这也产生了消极影响。     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工党的支持率仅为43%,大幅低于在野党保守党联盟(57%)。在执政党内部,认为政权更迭将难以避免的绝望情绪正在扩大。吉拉德的赌  “失败者应从政界引退”,吉拉德26日主动呼吁进行党首选举。在今年3月有声音呼吁由陆克文担任党首之际,吉拉德曾突然进行紧急党首选举。遭到“突然袭击”的陆克文未能参选,结果吉拉德保住了党首宝座。有分析认为这个经历是吉拉德此次进行党首选举的原因所在。但吉拉德的愿望落空,结果以57票对45票的明显差距落败。  有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如果陆克文担任总理,选战将平分秋色。  吉拉德曾宣布9月14日举行大选,但陆克文可能将大选提前到8月。  当然,形势逆转并不容易。一直支持吉拉德的副总理兼亚财政部长韦恩·斯万(Wayne Swan)和贸易部长克莱格·埃默森(Craig Emerson)已经表示辞去内阁成员职务。陆克文能否尽快消除党内的步调混乱将成为焦点。(高桥香织 悉尼报道)

  分析人士认为,陆克文选择不去挑战吉拉德是因为他没能在党内获得足够多的支持票。

5月5日,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怒斥该国情报部门是“疯子当道”,在处理对华关系上已经“失控”。

必威 1
  当地时间2013年6月26日,澳大利亚堪培拉,陆克文出席新闻发布会。

  今年年初以来,工党支持率不断下滑,工党内部陆克文的支持者开始大力推动陆克文挑战吉拉德,取而代之,以便凭借陆克文在选民中的高支持率,帮助工党赢得即将于9月14日举行的联邦议会选举。

左二起:陆克文、吉拉德、基廷现身活动现场 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澳大利亚政坛6月26日大变天。当地时间晚7时,前总理陆克文与现总理吉拉德就领导权问题在执政党——工党议会党团举行票决。在103席的工党议会党团中,102人参加投票,陆克文以57∶45票击败吉拉德,夺回工党领袖和政府总理职位。吉拉德在票决后的记者会上说,当晚将前往总督府向昆廷·布赖斯总督递交辞呈。澳大利亚副总理等4名工党要员在票决后立即宣布辞职。
  在澳大利亚政治中,执政党议会党团以票决确定党的领导人一事被称为党内信任投票,即党内改选,选出的新领袖自动为总理。3年前,吉拉德就是通过这种改选手段击败陆克文成为总理的。据工党人士透露,在票决获胜后,陆克文表示拟将大选日期提前至8月24日。
  2010年6月23日夜,吉拉德在工党派系力量支持下发动“政变”,从陆克文手中夺取党政大权,并于同年8月21日在大选中获胜继续任工党领袖及政府总理。此后,澳大利亚政坛一直没有平静过。民众对吉拉德政府碳税、矿业租赁税等政策不满的抱怨声和要求其下台的呼声不绝于耳。
  法新社26日称,吉拉德是一个在“男权统治”的政治环境下一路攀至顶峰的女性,澳大利亚却从未真正接受过她,即便出任总理,她的路途也充满艰难险阻。吉拉德强硬的个性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她曾说自己自我意识很强,不易受他人意见左右。吉拉德的发音、生活习惯、着装品位,无一不被人评头论足。吉拉德没有生育过,政治对手多次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自由党人士在本月一次筹款晚宴上竟给一道菜命名为“吉拉德肯塔基炸鹌鹑”,奚落她“胸小腿粗”。
  但这些并不是导致吉拉德下台的直接原因。眼下距吉拉德宣布的9月14日大选只有80天,最新民调显示,吉拉德领导的工党支持率仅为29%,而艾伯特领导的反对党联盟的支持率达到48%。
  英国《卫报》称,澳大利亚政坛此次投票好似“昨日重现”。3年零3天对陆克文来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近年来,票决成为工党内部的斗争手段,如果你争取到足够支持,便可向党魁挑战。去年2月24日,陆克文在华盛顿宣布辞去吉拉德委任的外长职务,并宣布当月27日在议会党团与吉拉德进行领导权票决。那一次,陆克文缺乏算计,或者说忽略了他在议会党团人际关系不佳的因素。在103名议会党团成员中102人的投票中,陆克文以29∶73败于吉拉德。这次挑战惨败给予陆克文不小的打击。此后,他在各种不同场合表示再也不挑战吉拉德,甚至多次表示支持吉拉德为总理。
  今年3月,吉拉德政府提出的修改新闻法问题引起较大政治风波,对工党造成极大不良政治影响。3月21日,一向阻止陆克文重出江湖的工党元老——艺术及地区发展部长西蒙·克林就工党领导权问题要求议会党团进行票决,并发表支持陆克文的言论。克林当场被吉拉德免职,并由前排议员贬为后排议员。尽管如此,吉拉德还是被迫在议会质询时间宣布当天下午就工党领导权问题举行党内信任投票。这次,陆克文不再莽撞,他在票决前10分钟宣布不参加票决。
  陆克文不参加票决不等于放弃机会,主要是因为票数不够。他放弃机会是为等待更合适的时机,等待工党派系力量回心转意,请他出山。
  本次议会会期还剩最后3天会议,澳大利亚政治的参与者,以及关心工党前途的政治人物深知已到最后关键时刻。26日清晨,支持吉拉德政府的3名独立议员中有两人宣布退出政坛,不再参加9月14日的大选。下午,议会质询表面上照常进行,陆克文阵营在悄悄争取挺陆克文、逼吉拉德下台的请愿签名,准备27日举行领导权票决。不料,没等陆克文阵营公布请愿签名人数,吉拉德在会后主动宣布当晚进行票决。
  英国《独立报》称,从吉拉德到陆克文的权力移交不会对澳大利亚的主要政策构成影响,因为二人在保持和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加强同中国贸易伙伴关系等方面的政见并无二致。澳大利亚媒体多以“复仇成功”形容陆克文的胜利。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称:“他用刀子捅了3年前曾捅过他的女人。”但对即将来临的大选,有媒体并不看好陆克文。《每日电讯报》称:“他胜利的喜悦不会持续太久。”首先,陆克文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党内不和,尽管陆克文日前向多名部长示好,希望他们留任,但仍有多人准备辞职。此外,陆克文目前呼声虽高,但选民并不了解他的政略方针,陆克文也没有对选民承诺过什么。澳媒体讽刺称,说到承诺倒有一条,那就是他曾当众表示“不再挑战吉拉德”。

  澳大利亚执政党工党21日陷入短暂危机。由于前领袖陆克文在最后时刻选择不挑战现任领袖朱莉娅·吉拉德,后者安然渡过危机,继续担任总理。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

必威 2  
  26日翻盘的陆克文笑逐颜开。

  21日上午,工党重量级人物西蒙·克林公开建议重新选举党的领袖,并呼吁陆克文出面挑战吉拉德。吉拉德在议会答辩时宣布,同意当天下午开会进行党内投票。但就在会议召开前10分钟,陆克文宣布不向吉拉德进行挑战。吉拉德因此成为工党领袖唯一候选人,得以继续留任。

但也有人站在基廷这一边。工党议员阿尔巴尼斯则认为,基廷的看法反映出澳大利亚目前的对华态度已经引发广泛担忧,“我个人也有这样的担忧”。阿尔巴尼斯说,就中国及其在本地区担当的角色来说,排斥中国“不符合澳经济利益”,“我们需要细究合理的安全关切,但也要承认,中国是一个与我们长期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司法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上总理后要对情报部门进行必威:,  当地

关键词: